主页  >>  北京pk10冠军结束时间  >>  正文内容

长江重庆石柱段保护区毁湿地5千亩 招来工厂仅3家
2018-05-05

  原标题:毁坏湿地5000亩,招来工厂仅3家 | 长江重庆石柱段湿地自然保护区“变形”记

  长江岸边2万多亩的湿地自然保护区,近四分之一被推平建设工业园,珍贵的湿地生态遭到毁灭性破坏,而多年来园区仅有3家企业入驻——这是《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日在重庆市石柱县西沱镇看到的令人痛心的一幕。

  记者调查发现,在明知该园区大面积侵占自然保护区的情况下,多年来当地并未停止建设。面对上级环保部门的整改要求,仍在加紧建设和招商引资,并试图通过调整保护区规划让“生米煮成熟饭”。

  长江石柱段湿地保护区位于重庆石柱县西沱镇长江岸边,地处三峡库区腹地,以长江一级支流水磨溪流域为核心,又名“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约2.2万亩。

  这个设立于2009年的县级自然保护区,具备河流、湖泊湿地双重特征,原本植被类型多样,动植物资源丰富,有植物614种,其中国家1级保护植物2种、2级保护植物8种;有动物503种,其中国家1级保护动物1种、2级保护动物12种,具有重大保护价值。

  但记者近日走进保护区的核心区看到,毗邻长江的大片湿地已荡然无存,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工地,工地标牌上标注着“石柱县西沱工业园区”。放眼四顾,只有零星的行道树和杂草点缀其间。

  在水磨溪与长江的交汇处,水面开阔,还能看到部分残存的湿地景观。而河口上游不远处,在园区工地“夹击”下水磨溪变成了狭窄的“浑水沟”,几台挖掘机轰鸣着在河沟中挖掘,工人们正忙着夯筑挡墙,部分河段还被掩埋于土石方下。

  记者用无人机航拍整个工业园,灰褐色的大工地与长江及绿色的群山形成鲜明对比,犹如一块巨大的伤疤。

  穿行园区后,记者发现这里十分萧条,占地7000多亩的园区目前仅有3处厂房。一家电子设备厂已建成,一家墙体材料厂刚建好厂房。剩下一家标注着“总投资6亿元,占地150亩,计划2017年7月竣工”的“德兆智能环保设备厂”,厂房建设烂尾,工地上只留下生锈的钢架、吊车和散落的建材。

  工业园的东缘是一片安置房小区。与小区一条马路之隔的园区土地上,种了大片蔬菜。几位小区居民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原水磨溪两岸的玉石、太平等村,都是园区征地拆迁户,“以前这里水清草绿,后来政府说要建工业园,把河道、山坡都推平了。可推完后一直荒着,大家搬过来两三年,看着怪可惜的,就开辟了几块地作临时菜地。”

  长江边好端端一块湿地自然保护区,为何会被破坏得面目全非?记者调查发现,背后肇因是地方政府盲目开发的冲动和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漠视。

  位于重庆东南部渝鄂交界地带的石柱县,地处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武陵山区生物多样性与水土保持生态功能区,全县森林覆盖率达57.4%,特色农产品、自然康养等生态资源丰富,走生态绿色发展道路具有优势。

  但当地一些干部透露,前些年县里对如何保护和利用生态资源重视不够,只是一心要上工业项目,建园区搞工业。作为一个典型的山区贫困县,石柱基础薄弱、要素匮乏,搞工业没太大优势,此前在县城周边就搞了工业园,效果一般。为了进一步扩大园区规模,于是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搞开发,在长江边建工业园。

  早在长江石柱段湿地自然保护区设立的2009年,石柱县就把规划建设西沱工业园区提上了议事日程。石柱县林业局一位干部说,县政府2009年4月同意设立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2009年9月又拿出西沱工业园区规划并通过上级审批,园区规划占地近5平方公里。两个规划一开始就出现“打架”,工业园和自然保护区重叠面积约5000亩。

  虽然侵占自然保护区,但园区项目还是很快上马。石柱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一名干部告诉记者,2011年西沱工业园启动建设,征地拆迁3个村安置5534人,3年多时间搞完了全部场平和大部分道路管网,“整个园区总面积达到7035亩,基础设施建设和配套已经累计投入20多亿元”。为争取政策支持,这个园区还打出“三峡移民生态工业园”的招牌。

  “园区搞起来后才发现招商很难。一是物流不方便,当时没通沿江高速路,离最近的机场有两个多小时车程,也没有港口码头;二是邻近的万州区比我们条件好得多,竞争不过。”石柱县的一些干部说,过去几年,投资商来看得多,落地得很少,总共就3家。

  2016年,重庆市环保部门在检查中发现西沱工业园存在侵占湿地自然保护区的行为。重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园区侵占了保护区约四分之一的面积,并且破坏区域涉及核心区和缓冲区,“我们感到非常震惊,立即要求石柱县整改并启动追责。”

  走访期间,记者看到,西沱工业园的建设仍在紧锣密鼓进行。一家名为“重庆市庆豫新型建材科技有限公司”的墙体材料公司现场工作人员说:“正抓紧安装设备,预计6月份就能投产”。

  石柱县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干部也表示,“西沱园区港口码头今年启动建设,现在高速路也通了,投资商应该看得起这里了。”

  石柱县林业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县里觉得这块湿地很难恢复了,准备调整自然保护区规划,“我们也按县里的要求把调规请示报给了市林业局,邀请了相关专家前来论证”。记者查询到,重庆市林业局官网4月10日发布了《石柱县启动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修编调整程序》的消息,称“为正确处理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充分发挥湿地自然保护区的功能作用,经县政府批准,确定启动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修编调整程序。”

  对破坏自然保护区的行为进行问责的事,当地干部透露:“据说是给当时的县规划局局长、林业局分管副局长和西沱园区一位干部一个处分,但处理文件还没看到。”

  “真是毁了绿水青山又没换来金山银山!”当地部分干部群众痛惜地告诉记者,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所在的西沱镇,是长江上游历史文化悠久的古镇,又与三峡库区著名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石宝寨隔江相望,如果保护好这块珍贵的湿地,发掘好历史文化,完全有条件发展高质量的生态文化旅游经济,“何至于搞成今天这个样子!”

  “毁坏湿地5000亩,招来工厂仅3家。”做成这样一笔赔本生意,试问主导决策并实施者亏心不亏心?

  “水清草绿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变成灰褐色的大工地。”干出这样一桩伤害环境的恶举,试问当地相关部门扎心不扎心?

  毁绿填河造工业园,数千亩湿地变“工地”。重庆市石柱县西沱镇长江石柱段湿地自然保护区上演的这一幕让人心痛。追溯开发冲动压倒生态保护背后的拍脑袋决策,更让人感到心塞。

  早在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总书记振聋发聩的指示言犹在耳,当地违法破坏生态环境的脚步却没有停止,甚至在被环保部门责令整改之后,还企图用调整保护区规划的“小聪明”来把“生米煮成熟饭”。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山”理论早已深入人心,为何还有地方摆不正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企图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的经济增长?

  根据报道,毁坏湿地5000亩建设工业园区的初衷,是当地看到其他地区上马工业园区取得成功,不顾自身交通不便、没有港口码头的现实,未经成熟科学论证,就东施效颦、盲目“复制粘贴”别地发展方式匆匆立项上马。

  投入20多亿元的萧条荒芜工业园区还在,几千亩湿地保护区却“没了”。“毁了绿水青山又没换来金山银山。”石柱县毁绿建园事件再一次雄辩地证明:任何地方只要违反“两山”理论,都必然会受到惩罚。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再次指出,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被破坏的长江重庆石柱段湿地自然保护区应该怎么办?相信问责、整改、修复会随之而来。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